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英超新闻 >>

出名趁早?杭州11岁女孩成国内最年轻女子职业围棋手

2019-10-11 作者:科创版新闻

“来,看镜头!”11岁的吴依铭坐在赛场的围棋盘前,噘着嘴,看向一脸惊喜的裁判员的手机镜头。自8月15日她在全国围棋定段赛上成为国内最年轻女子职业围棋手后,这样的拍摄要求数不胜数。

这是9月17日中午的湖南株洲。对决还有5分钟才开始,吴依铭等待着比自己大六七岁的对手。她身高146厘米,座椅对她而言凳脚略高,她努力挺直了身子。

这场于株洲举办的全国围棋锦标赛(个人),是吴依铭成为职业选手后的第二次比赛。

如果没有对围棋的“疯魔”,吴依铭现在本应是江苏省无锡市积余实验小学六年级的学生。而今,她是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女子专业围棋队的成员。

中国棋院杭州分院(以下简称“杭棋”)是国内唯一一所面向社会招生的全日制公办棋类学校,其中的杭州围棋学校被业内称为“清华北大”。在今年的职业定段赛中,除了女子组的国内最年轻定段选手吴依铭,最年轻的男子职业定段选手胡子豪也出自于此。

十几岁乃至几岁的围棋少年,以及一大群陪读家长,为何汲汲而来,早早定下职业规划?在杭棋,几乎所有人给出的答案都是:围棋界,出名趁早。

见到吴依铭的第一天,她输了棋。前3场比赛,她1胜2负。不过她仍兴奋地和母亲讨要当晚和小伙伴去玩耍的资格。

“你可以看她每次完赛后的表情,都看不出胜负。她早已经对这些看淡了。”母亲林洁说。

9月18日是吴依铭赛程中的休息日。按计划,她一吃完早饭就在电脑前等着和别人下网棋。等得无聊了,她戴上恳求母亲买来的“宫廷后妃指甲套”,半瘫在椅子上玩“狼人杀”手机游戏。林洁正在和记者回忆孩子学棋以来的获奖经历,她饶有兴致地凑过来问:“是哪次比赛?哪一次?我真的不记得了。”

“能陪我玩一会儿狼人杀吗?”她忽然眼神略带狡黠地看向记者。原来她在玩家发言阶段多次因为声音露馅,“被人知道是名小学生”而被踢出群。成日和成年人下棋的吴依铭自然不服,她想到了让成年人帮忙在游戏中发出语音,而自己幕后操作的玩法,成功了。

林洁认为,这种玩游戏的风格,也和女儿目前这阶段下棋的心性有关:一方面她喜欢杀棋,追求孩子玩游戏的快感;但另一方面她又希望融入成人棋手世界。

和吴依铭房间里的闲适氛围不同,邻屋的胡子豪在休息日是另一番状态——他正在补习6年级的数学作业。胡子豪今年也是11岁,来自合肥,寡言,在大部分人眼中少年老成,更像职业棋手。他和吴依铭上个月同时定段,成为全国最年轻的男子职业棋手。

林洁始终觉得女儿是棋手中的另类。 吴依铭4岁半开始接触围棋,最初3个月毫无天赋显现。一日,林洁拿兴趣班里的围棋题考女儿,发现她一无所知。就当林洁打算让女儿放弃学棋时,育新围棋班的老板娘建议让孩子在无家长陪同的情况下再试一试。这一试,吴依铭崭露头角。

“她总是不按照常规步骤走,但你对她的想法也挑不出错。”围棋老师对林洁说。从此一家人放胆去试。等到了上学的年龄,全家达成共识,送女儿去全国培养少年棋手最有名的学校学围棋。

经过选拔,吴依铭最早进入的是读训班。班上学生半日入读杭州当地公办小学,半日在棋院学棋,两头兼顾。后来经过选拔升入冲段班,暂时不再投入专门的文化课教育,主要精力用于围棋学习。

每年一度的全国围棋定段赛被业内称为“围棋界的高考”,历年报名的选手近500人,最终只取30人。按照性别分开比赛,女子取前10名,男子取前20名,凡是25周岁以下的选手均可参赛。吴依铭去年的成绩恰是第11名而落选。

在杭州棋院主导的研究《中国棋类天才少年、世界冠军成才规律探究与启迪》中,根据341名职业棋手和专业棋类学生得出的规律是:通过科学方法的筛选,提早学棋年龄,可选拔出真正的天才儿童;通过培养策略的改进,可缩短从学棋到定段、从定段到围甲、从围甲到世界冠军的年限。

然而,少年棋手的个体生活终究不能大而化之与群体成长规律划等号,以围棋为业的“一条道走到黑”也终究不是坦途。

“这次定段赛后,她有些小名气,年纪大的选手终于愿意真心实意把她当成平等的对手。”林洁觉得,这是女儿成为专业棋手的第一步。

林洁闲聊时问起女儿这次比赛如果打得顺利的愿望,吴依铭依旧还是那个回答——“赢了就给我买糖吃。”